請輸入關鍵字
top
瑞金 四渡赤水 巧渡金沙江 強渡大渡河 飛奪瀘定橋 爬雪山 懋功會師 過草地 激戰臘子口 大會師 延安
血戰湘江 遵義會議
遵義會議偉大轉折
中央紅軍長征以來特別是湘江戰役后,嚴酷的現實使黨和紅軍的高級干部以及廣大指戰員深感“左”傾教條主義錯誤的危害。1935年1月在遵義召開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明確回答了紅軍的戰略戰術方面的是非問題,獨立自主地解決了黨內所面臨的最迫切的組織問題和軍事問題,結束了“左”傾教條主義錯誤在中央的統治,確立了毛澤東在黨中央和紅軍的領導地位。從此,中國共產黨在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馬克思主義正確路線指導下,克服重重困難,一步步引導中國革命走向勝利。
突破烏江
1935.01.01 - 1935.01.05
遵義會議召開
遵義會議參加人員
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
紅軍總部、各軍團主要負責人及其他人員
遵義會議上主要報告和發言(摘要)
秦邦憲(博古)
會議開始作《關于反對敵人第五次“圍剿”的總結》報告(主報告)。報告把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歸之于帝國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力量強大;白區革命運動薄弱;各根據地之間配合不好;根據地后方物資供應差等客觀原因。對軍事指揮上的錯誤缺乏認識,并為自己的錯誤辯解。
周恩來
接著作副報告即軍事報告,指出紅軍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是軍事領導戰略戰術的錯誤,并主動承擔責任,同時批評李德、博古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
張聞天
針對秦邦憲為第五次反“圍剿”失敗責任所作的辯護,作批評錯誤軍事路線的報告(亦稱“反報告”)。報告列舉事實說明反“圍剿”的失敗以及退出蘇區后遭到嚴重損失的主要原因是秦邦憲、李德在軍事上犯了一系列嚴重錯誤,違背了過去紅軍在長期作戰中所形成的基本原則。
毛澤東
支持張聞天的報告,并就長征以來各種爭論問題,主要是最緊迫的軍事路線問題,作長篇發言。發言批評秦邦憲在向大會報告中談到的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敵強我弱等觀點,認為第五次反“圍剿”失敗的主要原因是軍事指揮上和戰略戰術上的錯誤;指出秦邦憲和李德以單純防御路線代替決戰防御,以陣地戰、堡壘站代替運動戰,以所謂“短促突擊”的戰術原則支持單純防御的戰略路線,從而被敵人以持久戰和堡壘主義的戰略戰術使紅軍招致損失;強調這一路線同紅軍取得勝利的戰略戰術的基本原則是完全相反的。毛澤東的意見得到大多數與會者的支持。
王稼祥
旗幟鮮明地支持張聞天的“反報告”和毛澤東的發言,批評秦邦憲、李德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明確提出應由毛澤東出來指揮紅軍。
朱德
批評秦邦憲、李德在軍事指揮上的錯誤,支持毛澤東的主張,并說:“如果繼續這樣錯誤的領導,我們就不能再跟著走下去!”
  長征取得的第四個勝利是在遵義舉行了擴大的政治局會議。參加會議的不僅有政治局委員,還有全體軍事領導人、各軍的軍長和政委......我們在這次會上糾正了第五次反圍剿最后階段與西征第一階段中軍事領導人的錯誤......我們撤換了靠“鉛筆指揮的戰略家”,推舉毛澤東同志擔任領導。
——陳云在共產國際會議上關于紅軍長征和遵義會議情況的報告(中譯稿)
遵義
遵義會議作出的四項決定
一、毛澤東同志選為常委。
二、指定洛甫同志起草決議,委托常委審查后,發到支部中去討論。
三、常委中再進行適當的分工。
四、取消三人團,仍由最高軍事首長朱、周為軍事指揮者,而恩來同志是黨內委托的對于指揮軍事上下最后決心的負責者。
遵義
遵義會議的延續
戰略轉移開始長征 遵義會議偉大轉折 轉戰貴州出奇制勝 勇往直前走向勝利 遵義會議精神永存
投乐彩官方网站